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岛 > 要闻 >

解析SWTC和MOAC的过去未来【解锁未来】

2018-02-12 20:29 消息来源:未知
 新年伊始,我在思考2018年数字货币投资如何布局的时候,机缘巧合,深入调研的第一站是井通系的两条链:井通(SWTC)和墨客(MOAC)。
  井通是国内最早开发的几条公链,发展历程有很多值得挖掘。本期我特地采访井系生态创始人周沙先生(笔名:井底望天),畅聊井通(SWTC)和墨客(MOAC)的过去和未来。

  周沙,笔名“井底望天”
  20世纪90年代初先后赴美国、中东、东欧等地工作,后定居于美国硅谷。
  自幼对历史、政治、经济有浓厚兴趣并饱读诗书。
  《大国游戏》、《区块链世界》、《区块链+大数据》系列丛书主要作者。
  硅谷精准资本(Outpost Capitals)联合创始人。
  曾在北京奥运、台湾事务、人民币全球化、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等重点问题上向政府建言献策。
  2010年关注比特币,2011年组织硅谷华人技术团队开始研究比特币底层技术,开发出具备分层、分片、子链、异步调用、跨链、5000+tps的切实可商用底层区块链协议。
  2014带领团队开发井通链(SWTC),2017年推出墨客链(MOAC),两条链均可实现数字货币发行、钱包存储、跨链交易等商业应用。此外,MOAC可轻松兼容以太坊挖矿、应用等,并实现百倍以上的以太坊交易速度。
  前言
  2018年1月,井通科技在区块链领域蛰伏近4年之后,终于迎来了拐点。
  1月4日,在美上市的“中网载线[CNET]”因为宣布与“井通科技”开展区块链技术合作,股价一夜暴涨7倍。此后,上市公司一窝蜂蹭热点,只要发布跟区块链沾边的资讯(里面很多假消息),股价立马涨停。
  1月9日,国泰君安联合多家机构专访井通两位创始人,探讨2018区块链发展之路。
  与此同时,许多客户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井通钱包每天涌入大量用户,导致系统宕机,技术人员不得不得加班加点升级。
  这些都只是序幕,大戏还未开始。看今日火爆,对比往日艰苦寂寞,恍若隔世。作为区块链领域最早一批先行者,受困于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过去送上门,人人都不当回事,现在却逆转过来,一堆人扣门求合作。
  2018年将是井系生态全面盘活的一年,井通链(SWTC)和墨客链(MOAC)这两架火箭能否冲出云霄?此刻即是关键点。
  对谈
  安珀:
  据我了解,你是比特币和区块链底层技术最早一批布道者和开发者,2010年就关注比特币,2011年在硅谷聚集技术团队,2013年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里给读者科普比特币,并开始布局井系生态。2014年在中国成立井通科技,开发井通链(SWTC)。当时99%的人都不懂你为啥要搞这个,如今,区块链的变革力量大家渐渐明白了。你是如何在这么早就预判到区块链的趋势?你对井系生态的战略布局最初是如何规划的?现在的井系发展跟最初有何异同?
  井底望天:
  因为我本身是在1996年开始进入高科技行业,算是整个互联网崛起的参与者和观察者,有比较深厚的技术背景和经验,加上我本身又是财经和经济专家,作为跨金融和高科技的双栖人,自然对比特币企图颠覆传统金融业的理解比较到位。
  当然我更看重的是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那时候还没有区块链这个词汇),深刻理解这个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的潜在影响,这个也决定了我当时开始建立区块链团队的想法。那个时候,就算是对十几年高科技背景的高端硅谷码农,甚至包括一些成功在硅谷创业,公司上市的朋友和同事,都很难推介成功,更别说一般人了。幸运的是,还是有十几个硅谷高手不明觉厉地跟我干了,大概现在外面人不知道,比特币矿机的最大的跨越,每秒运算1T的28纳米矿机就是在我的带领下做出来的。
  井系生态的战略布局,大概就是全行业形成闭环,目前井系的发展速度和实力,基本上与当初的规划差不多。
  安珀:
  井通科技的一大特色是“硅谷技术,中国公司”,井通链(SWTC)和墨客链(MOAC)的底层开发核心团队全是硅谷科学家。最初硅谷的7个核心成员是如何聚集起来的?现在硅谷团队有多少人?都由哪些人组成?
  井底望天:
  在我做区块链之前,从2008年开始发表过一系列比较有影响的博文,在海外的两个主要网站(文学城和西西河)吸引了很多读者。后来这些博文被集成《大国游戏》系列丛书。而这些读者中间,不少是技术背景的高科技高端人才。
  2012年,我开办《井底望天财经周报》之后,里面不少人就聚集起来了。这些人才,在美国这边都有十几年的经验,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去当一个公司的CTO。当然其中大概有两三位,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但是大部分中坚力量,都保留下来了。
  现在硅谷的团队,全职有6人,兼职有11个,目前准备扩大到20-25人。
  安珀:
  硅谷团队实力很强,发展也很稳健。但据我了解,井通国内团队曾出现过比较大的动荡。现在国内团队是什么情况?硅谷团队和国内团队是如何分工协作的?2018年,你对井通科技的团队建设是如何规划的?
  井底望天:
  自从2014年井通科技落地国内之后,步履蹒跚。最开始的两位技术高手,因为个人原因,未能和团队其他成员磨合,最后离开公司算是最先的损失。当然在公司发展路径上,也是有不小的分歧。有的主张2b为主,有的主张2c为主,还有的想以炒币为主。最后选定了2b,谋求在国内的生存。
  企业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动荡和调整,以现在的区块链的生态环境来评判当时的团队,是不公平的。原来无锡团队的CEO陈东雷,转而经营井系的高端发电机企业井机,成绩非常好。后来接手的James,现在经营井系的人工智能精细管理房屋租赁企业井居,也是蓬勃发展。后来的邓牧,离开井通开办了自己的区块链企业,获得腾邦国际的投资,而且腾邦这几天还继续借用井通的名气蹭井通的热度,?事实上他们和井通毛关系都没有。而郑宇团队,在经历了磨练之后,目前靠团队的努力又卷土重来,做他们一直想做的区块链电商。之后接任的史伯平算是我拉的临时工,也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营运任务。这些在井通发展的历程中,都为今天的成绩做出了贡献,他们要么仍然在井通生态圈里面,要么仍然在井系企业圈里面,都还在为井系区块链生态做贡献。所以外面的各种传闻,关于不同团队的说法,也不必过于相信。有不同的团体,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行为,产生各种冲突和不协调,也许正是区块链的精髓所在。
  现在国内的团队,主要还是北京建新领导的技术团队,和源文总体负责的公司运营,但是已经开始细分出不同的市场关注。现在的主要思路,就是不能按照中心化的公司来思考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因此井通公链的运营,会移到基金会。各种应用的上链,会依靠井系的各省的外围应用团队来推动。井通科技技术力量,会集中在底层系统的优化和加强上面。在运营方面,公链的推广和支持,企业区块链收费服务,社区的建立,都会慢慢清晰化。
  安珀:
  前面我们都在聊井通科技公司及团队的情况,接下来我们进入重点,聊聊井通布局的两条公链:井通链(SWTC)和墨客链(MOAC)。井通链(SWTC)早在2014年就开发了,目前已经稳定运行了快4年,为几十家企业提供上链服务。墨客链(MOAC)在2017年初立项开发。我看您对井通和墨客的定位都是公链,都要打造成区块链平台,那么,这两条公链的区别在哪?接下来,井通和墨客的未来布局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井底望天:
  简单来说,井通就是一个优化的更广泛功能的瑞波++,算是采取了修正比特币极端去中心化的思维,走了有效去中心化的中庸之道。那么井通不仅具有瑞波所有的服务金融业的汇兑交换功能,也有其他的行业通用功能,以及瑞波没有的智能合约。井通的定位,更多的是服务国内企业的区块链技术需求。墨客则是优化的以太坊++,面对的主要对象是海外企业、开源社区以及个人2c的需求。两个系统确实有重合之处,主要是在于底层共识机制上面的智能合约处理架构,是一致的。
  安珀:
  可否这样理解:井通和墨客都是公链,但井通主要服务企业,是闭源的。墨客向所有人开放,是开源的。
  井底望天:
  井通也会逐渐开源,之前选择没有来源,主要是国内忽悠团队太多。
  安珀:
  2014年,你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里有说过:井通链是比特币技术 2.0,比较像是"ripple+ethereum+more"。现在的井通链是专注为企业提供上链服务,跟最初定位是否有区别?现在的井通链主要有哪些应用场景?
  井底望天:
  井通具有瑞波(Ripple)的银关功能,可以发行用户独立的通证(token),称为用户通(user token),同时也有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功能,让用户发行类似的erc20 token。目前井通链仍然是主要面向企业,还没有扩展到个人上链的需求。这个目前还是墨客在做。井通链的应用场景,可以在汇兑服务、征信追溯、供应链金融等等多方向。

  安珀:
  井通链商业落地已经快4年,能否介绍一两个比较典型的为企业上链的合作案例?井通提供的区块链的技术服务,可以为客户解决哪些问题?
  井底望天:
  目前看来茅台酒集团和我们合作的贵人链就是一个比较好的利用井通技术落实到实体经济的案例。在这里茅台酒的做法,其实是通过上链解决了上下游企业的的资源整合。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与国家电网的鲁能进行的区块链技术的合作做邮件系统,这个合作目前已经扩展到包括清华大学和国家信息中心一起参与了。
  安珀:
  墨客链(MOAC)定位是第三代区块链底层开源平台,相比其他知名度很高的公链,例如Ethereum、EOS、NEO、Qtum等,墨客有哪些优势?
  井底望天:
  和Ethereum相比,墨客算是一个优化的以太坊。主要的优化功能,是对交易和智能合约进行了分层设计,让底层解决交易共识,上层解决智能合约共识。另外就是墨客实现了以太坊梦寐以求多年都未能落实的分片。
  再就是对智能合约采取了异步调用,不仅加大了墨客的吞吐量,使得墨客比以太坊快至少100倍,还实现了墨客和其他区块链的原子跨链交换功能。
  EOS从目前的开发情况和他们的白皮书主张,并不比墨客先进,虽然也比以太坊要优化。而NEO和QTUM,就是以太坊的模仿,并没有在功能上强于以太坊。
  安珀:
  墨客(MOAC)公链计划3月主网上线,能否介绍下墨客硅谷公司?你觉得基于墨客开发的哪类应用会最先爆发?

  井底望天:
  墨客在硅谷的公司叫做Moac Bloackchain Tech,将作为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给墨客公链,以及上面应用的dapp的技术支持。目前已经吸引了包括高盛等有志于在金融科技开展业务的投行的关注,也和很多包括思科,甲骨文,英特尔,谷歌,优步,airbnb和亚马逊的技术人员,保持密切的联系和交流。目前也有10来个跨行业的项目在准备搬上墨客主网,我觉得可能游戏类应用会先突破。
  安珀:
  数字货币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是SWTC和MOAC的币价和升值空间。你觉得2018年的数字货币市场能否延续火爆行情?SWTC和MOAC这两个币目前的市值和流量量是什么情况?
  井底望天:
  2017 年,我们的数字货币行业经历了投机性质的对各种币的价值期待。这种期待主要是对某币某币的未来交易价值,基本上是对未来价格的提前实现。在这个过程中间,国内的资金炒作团队,能力超强的营销团队,动不动就说价格如果不到多少,就直播吃翔的大嘴巴“树新风”团队都尽情地表演了。
  但是到了年底这两天,大家看到真正拉涨的是瑞波,就是类似于井通这样的发展模式的数字货币。这个拉涨,大家都知道,之前啥“你发币量过大啊”等等说法,如果你思考一下发币量过大这个说法,其实隐含的意义就是你币量过大,不宜于庄家拉升——思维方向就是你是一个宜于投机,speculative 的投机币。但是真正发币量大的,主要考虑是使用上的便利,就是大规模人群进行使用——这种不是投机币,而是应用币,可以称为 utility token。
  2018年,应该是实用通证( utility token)崛起,投机通证(speculative token)的衰落。应用的数量,用户的数量,实际的功用,将决定价格。我们的井通和墨客,都是这类实用通证。有人担忧我们的发行量和流通量大,但是相对于瑞波的流通量占发行量38.7%,我们才占16%,和恒星的17.5%类似。我们看到瑞波和恒星,并没有受到市场的歧视。
  墨客的发行量是1.5亿,当然代币暂时只发行了5600万。井通的发行量是6千亿,流通量是1000亿。
  安珀:
  井通链和墨客链的宣传推广之前一直都比较较弱,据我所知,新加坡的井通基金会和墨客基金会都已筹备成立,这两个基金会的主要工作是什么?接下来有什么规划?
  井底望天:
  过去一个月,大家已经看到我们运营方面的长足进步。我们已经为大家准备了10支穿云箭,会陆续发出来,必定让大家目瞪口呆。基金会的成立,主要是让公链的运作更加简易化和程式化。
  安珀:
  除了建立Moac Labs和基金会,接下来,井通和墨客还有哪些布局?
  井底望天:
  你会看到一系列的重磅应用会出来。对很多上市公司来说,也许区块链技术的很多潜力还没有明了,但是有一点他们很清楚,沾上井通就有涨停。
  后记
  2018年,井通和墨客将会有一系列重要布局。前文提到的10支穿云箭,目前只发了3支,剩下的信息将会陆续公布。井通(SWTC)和墨客(MOAC),作为强技术、又有应有落地的价值币种,对比其他数字货币的涨幅,目前走势如同飞机起飞前的地面加速过程,真正的起飞还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