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 > 养生 >

孕史和生育史或影响痴呆症发病风险 重新思考激素治疗对认知的影响

2018-07-23 21:01 消息来源:Alzheimer's Association Intern

芝加哥2018年7月23日电 /美通社/ -- 在芝加哥举办的2018年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国际会议(Alzheimer'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2018,简称AAIC 2018)上发布的研究强调,痴呆症和阿尔茨海默病存在性别差异,这些研究包括有史以来开展的首项大规模女性生育史和痴呆症发病风险研究。

在AAIC 2018上发布的最新结果表明:

  • 痴呆症发病风险与子女数、流产次数、月经初潮年龄和生育期(从月经初潮到绝经的年数)有关。
  • 一项单独的研究表明,累积怀孕月数与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有关。
  • 重新思考人们长期以来的想法:激素治疗会对认知产生不利影响。
  • 需要基于性别的认知评估标准,改进针对女性的早期检测。

阿尔茨海默病协会首席科学官Maria Carrillo博士表示:“阿尔茨海默病或其它痴呆症的女性患者数量多于男性。在美国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近三分之二为女性。”据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发布的《2018年阿尔茨海默病事实与数据》显示,在不低于65岁的550万美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女性和男性患者人数分别为340万和200万。

很多潜在的生物学和社会学因素,导致阿尔茨海默病女性患者人数多于男性。普遍的观点是,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衰老是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的最大风险因素。然而,有些研究表明,女性之所以更易患上阿尔茨海默病,是由生物或遗传变异,甚至教育、职业等不同生活经历或心脏病发病率导致的。

Carrillo补充说:“该领域需要更多研究,这是因为更好地了解性别风险因素,可帮助我们针对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和其它痴呆症的不同群体,发现并最终运用特定的预防策略。”  

女性生育史与痴呆症发病风险之间的关系
(注意:包括自原始摘要2月份提交以来的最新分析。)

正如在AAIC 2018上所公布的那样,在美国有史以来首项针对生育史与痴呆症发病风险之间的关系,开展的大规模流行病研究中,加州奥克兰凯撒医疗机构 (Kaiser Permanente) 研究部的研究员、科学博士Paola Gilsanz、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Rachel Whitmer博士和同仁们发现,痴呆症发病风险与子女数、流产次数、月经初潮年龄和生育期(从月经初潮到绝经的年数)有关。该研究对1964年至1973年之间出生的14,595名40岁至55岁女性的自我报告数据进行了评估。  

Gilsanz称:“可能导致女性患上痴呆症的原因,尤其是生育因素仍不太清楚。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旨在识别女性发病风险和影响脑部健康的保护性因素,这对缓解不成比例的女性痴呆症发病压力至关重要。”

研究人员在这项研究中发现,育有三名或更多子女的女性与只育有一名子女的女性相比,痴呆症发病风险降低了12%。在根据体质指数和中风史等其它中老年风险因素进行调整后,这些女性的痴呆症发病风险依然较低。

研究人员还对流产次数和月经史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与没有流产史的女性相比,每流产一次,痴呆症发病风险上升9%。女性月经初潮和自然绝经的平均年龄分别为13岁和47岁。此外,16岁或以上来月经的女性与13岁来月经的女性相比,发病风险高了31%。在根据人口统计学进行调整后,45岁或之前自然绝经的女性与45岁以后自然绝经的女性相比,发病风险增加了28%。

平均生育期为34年。在根据人口统计学进行调整后,拥有21年至30年生育期的女性与拥有38年至44年生育期的女性相比,痴呆症发病风险高33%。需要进一步研究,对生育活动和脑部健康之间的机械性途径进行评估。

女性孕史可能影响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
(注意:包括自原始摘要2月份提交以来的最新分析。)

在针对133名英国老年女性开展的横向对照研究中,洛杉矶加州大学人类学、精神病学和生物行为科学系副教授Molly Fox博士和同仁们收集了生育史信息,对阿尔茨海默病和痴呆症的严重性进行了估量,以评估孕史与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之间的潜在关系,并确定这种关系是否可以归因于免疫功能。

研究结果表明,怀孕月数,尤其是早期妊娠月数是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的重要预测因素。据研究人员称,在这个研究群体中,在其他方面完全相同的情况下,怀孕月数多12.5%的女性,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风险降低了约20%。

Fox说:“怀孕可能导致女性身体结构的变化,在某些方面为她们提供保护,降低她们晚年患上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我们对这种可能性非常感兴趣。这些结果也表明,阿尔茨海默病不像之前的研究人员所表明的那样,只受雌激素影响这么简单。”

研究人员猜测,妊娠早期对免疫系统所产生的持久有益影响,可能会降低发病风险。

激素治疗并不一定会导致认知损害

在AAIC 2018上发布的一项最新研究,对具有影响力的女性健康倡议-记忆研究 (WHIMS) 和女性健康倡议-认知老化研究 (WHISCA) 的结果,为何区别于以前的研究结果进行了调查。以前的研究结果表明,认知衰退与激素治疗有关。

来自威斯康星州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中心、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医学和公共健康学院的Carey E. Gleason博士,与来自哈特福医院和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着眼于WHIMS和WHISCA之后发布的两项单独研究:Kronos早期雌激素预防研究-认知和情感研究 (KEEPS-Cogs) 和早晚期雌二醇干预试验-认知终点 (ELITE-Cog)。研究结果表明:

  • 对于50岁至54岁期间接受激素治疗的女性来说,激素治疗并未对她们的认知产生任何不良影响。而相比之下,65岁至79岁期间接受激素治疗的女性,她们的总体认知、工作记忆和执行能力都有所衰退。
  • 在根据年龄对照研究后发现,与接受激素治疗的非糖尿病患者和接受安慰剂治疗的糖尿病患者相比,接受激素治疗的2型糖尿病女性患者面临更高的认知损害风险。

Gleason称:“通过这些发现,我们能够更加清楚地了解激素对人脑的复杂影响。需要这些数据,为绝经期或绝经后的女性提供健康指导,帮助女性在管理更年期症状和预防未来健康问题方面,做出个性化的明智决定。”

女性在语言记忆方面的优势可能掩盖早期阿尔茨海默病的症状

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女性和性别研究中心高级研究主任、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教授Pauline Maki博士,与来自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研究人员对来自阿尔茨海默病神经影像学计划的数据进行了研究。这些数据表明,不论在正常衰老阶段,还是在遗忘型轻度认知损害 (aMCI) 期间,女性在保留单词和语言记忆方面都具有一定优势。

鉴于最常用于诊断阿尔茨海默病的测试与语言记忆、词汇表记忆、故事和其它语言材料相关,研究人员希望能够更好地了解语言记忆和脑部衰老的性别差异,以及这些差异如何与阿尔茨海默病呈现和临床病程的性别差异产生关联。

该研究发现,与男性相比,女性似乎能够在疾病的早期阶段维持她们的认知能力,尽管经过三个脑损伤标志(海马萎缩、脑部代谢减退和皮质β-淀粉样蛋白沉积)的评估,她们已出现阿尔茨海默病相关的中度脑部病变。然而,更大的疾病压力消除了女性在语言记忆方面的优势。

Maki说:“这些发现有助于解释为何女性在被诊断患有阿尔茨海默病后,各种认知能力的下降速度更快。尽管女性的语言记忆优势可能对免疫功能有利,但会掩盖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症状,导致她们在被确诊后面临更大的压力,而随后的疾病恶化速度也更快。”

在采用基于性别的诊断方案后,女性和男性患者的诊断准确性得到提高。这不仅表明在诊断测试中需要针对不同性别的“分界点”等替代型方案,来改进针对女性的早期检测,同时也体现了这些方案的价值。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Alzheimer's Association Int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