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 > 养生 >

新分析揭示使用SIR-Spheres(R) Y-90树脂微球的一线治疗数据

2017-07-12 21:12 消息来源:Sirtex Medical Limited

西班牙巴塞罗那2017年7月12日电 /美通社/ -- 739 名患者 SIRFLOX 和 FOXFIRE Global 研究数据的事后分析表明,将使用以肝脏为目标的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的 SIRT 与患者右侧原发性 (RSP) 肿瘤仅在肝脏或以肝脏为主的转移性结肠直肠癌 (mCRC) 的标准一线 mFOLFOX6 化疗相结合,达到了4.9 个月的整体存活期中位数,这个数字在统计学上是显著的,且在临床上也是意义重大的。(风险比 [HR]:0.64 [95% CI: 0.46–0.89];p=0.007)。也就是说,相比接受化疗的患者,在任何给定时间的死亡风险可降低36%。1

“这项引人注目而又出乎意料的调查结果给肿瘤仅在肝脏或以肝脏为主且已从直肠或结肠右侧扩散的 mCRC 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从基因和结构的角度来讲,这些癌症不同于从结肠左侧开始发展的肿瘤。右侧原发性肿瘤患者的存活期预后更糟糕,且治疗选项更少。西妥昔单抗或帕尼单抗等生物疗法的效果不太好。”西澳大学临床医学教授 Guy van Hazel 表示,他在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于巴塞罗那举办的第 19 届世界胃肠癌大会 (WCGC) 上公布了新数据。1

新数据跟涉及 140 多万 CRC 患者的 66 项研究的 2016 年元分析是一致的,即原发性肿瘤部位对整体存活期有显著的预后影响。2 尤其是,相比右侧原发性患者,从左侧原发性 (LSP) 肿瘤发展到 mCRC 的患者在任何给定时间的死亡风险降低了 27%(HR:0.73;P<0.001)。2 在该分析中,右侧原发性患者占 mCRC 病例的三分之一以上 (35–38%)。2

“我们并未在最初于 2005 年设计的 SIRFLOX 和 FOXFIRE Global 研究中将原发性肿瘤的‘方向性’界定为正式评估项目。当时,对于在 CRC 管理中作为潜在重要变量的肿瘤部位的科学认识才开始出现,”van Hazel 教授解释道,“但是我们对这一主题有着浓厚的学术兴趣,并且有足够的先见之明,还记录了我们招募的每一位患者的原发性肿瘤部位,并在我们的统计计划中将这些数据作为独立的次要变量。”

“就结肠直肠癌肿瘤部位的影响而言,最初并非只有我们坚持保守态度,”他表示。“例如,只有在 2016 年 ASCO 年会上,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 Alan Venook 教授表示,尽管较早的研究已经提出肿瘤部位可能影响结肠直肠癌治疗结果,‘但我们在第 3 期 CALGB/SWOG 80405 临床试验回溯性分析中观察到的影响似乎比我们预料的要大得多’,而且可能会改变疾病管理的进程。”van Hazel 教授补充道。3、4

“关于这个主题的科学论战必将继续,”他说道,“如果原发性肿瘤方向性能够有效地将结肠直肠癌及其转移瘤分解成两种区别非常大的疾病,那么则必须谨慎地再评估治疗范式,以确保让每位患者获得尽可能好的治疗结果。我们的调查结果的确需要进一步的验证,因此也支持考虑在早期对右侧原发性肿瘤发展到仅在肝脏或以肝脏为主的转移瘤的 mCRC 患者使用 SIRT。”

van Hazel 教授表示,“还应记住的是,我们现在报告的数据来自 mCRC 患者结合使用 SIRT 和化疗的一线研究,这并不会改变之前确定的证据,即使用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的 SIRT 有助于治疗无法忍受初始化疗或对其无效的 mCRC 患者,这也是 ESMO 和 NCCN 临床指南推荐的原因。”5、6

方向性分析的详细调查结果

van Hazel 教授在 WCGC 上提出的原发性肿瘤部位结果分析基于以下两项研究的新数据:SIRFLOX,530 名患者参与的研究,最初于 2015 年在 ASCO 上报告,后来在《临床肿瘤学期刊》上发表7;以及 FOXFIRE Global,209 名患者参与的研究,其调查结果连同 FOXFIRE(364 名患者英国研究)调查结果最初在 2017 ASCO 会议上报告。8

这三项研究的数据根据预期融合于 1103 名患者 FOXFIRE 综合研究中,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放射肿瘤科教授 Ricky Sharma 于 2017 年 6 月在 ASCO 作了相关报告。该分析表明,不考虑患者原发性 CRC 肿瘤的部位,就肿瘤仅在肝脏或以肝脏为主的 mCRC 而言,SIRT 与基于 FOLFOX 的一线化疗相结合而获得的整体存活期这一主要评估项目并无区别。8 但是,Sharma 教授的 ASCO 报告的确促使了大家留意通过使用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的 SIRT 治疗的 RSP 患者的存活期调查结果,并指出将提供进一步数据。

在 SIRFLOX 和 FOXFIRE Global 研究招募并由 van Hazel 教授在 WCGC 上报告的 739 名患者中,179 人 (24.2%) 有右侧原发性肿瘤,540 人 (73.1%) 有左侧原发性肿瘤,16 人 (2.2%) 在两侧均有原发性肿瘤,且有 4 名 (0.5%) 患者原发性肿瘤部位未知。1 正如预料的那样,相比左侧原发性患者,右侧原发性患者更年长(即:64.4 岁 vs. 61.6 岁),比例更高的为女性 (42.5% vs. 32.0%),但基于原发性肿瘤部位的治疗方案之间并无显著区别。将使用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的 SIRT 与一线 mFOLFOX6 化疗 (± bevacizumab) 相结合运用于有右侧原发性肿瘤的 mCRC 患者可显著提高整体存活期(中位数 22.0 vs.17.1 个月,分别为使用或未使用 SIRT;HR:0.64 [95% CI: 0.46–0.89];p=0.007)。对于有左侧原发性肿瘤的患者而言,将 SIRT 与一线 mFOLFOX6 化疗相结合并未提高存活率(中位数 24.6 vs. 26.6 个月,分别为使用或未使用 SIRT;HR:1.12 [95% CI: 0.92-1.36];p=0.279)。

基于位置的治疗方案的整体存活期标准统计检验还被证明至关重要(卡方检验:9.49;P=0.002;HR:0.548 [95% CI: 0.37–0.80]),它提供进一步的证据,表明将 SIRT 与 mFOLFOX6 化疗相结合运用于右侧原发性 mCRC 患者所观察到的益处并非偶然的发现。

相比仅接受 mFOLFOX6 化疗的患者,通过 SIRT + mFOLFOX6 治疗的右侧原发性肿瘤患者有无进展生存期 (PFS) 提高的趋势(中位数 10.8 vs. 8.7 个月,分别为使用或未使用;HR:0.73 [95% CI: 0.53-1.01];p=0.053)。

就不良事件 (AE) 的发生率而言,右侧原发性肿瘤患者和左侧原发性肿瘤患者之间无显著区别。“尽管 AE 在综合分析“化疗 + SIRT”群组中更常见,但这些一般可预测可管理。”van Hazel 教授表示。

van Hazel 教授总结说,“mCRC 原发性肿瘤部位即将成为主要的预后因素和治疗反应预测因素。想相比左侧原发性患者,有右侧原发性肿瘤的 mCRC 患者显然预后更糟糕,且治疗反应更差。我们在 SIRFLOX 和 FOXFIRE Global 研究中针对原发性肿瘤部位对结果的影响的分析表明,将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与基于 FOLFOX 的一线化疗相结合有助于改善右侧原发性肿瘤患者的整体存活期,这一成绩在统计学上是显著的,且在临床上也意义非凡。”

“原发性肿瘤位置对 mCRC 结果的影响已经通过各种治疗得以观察,我们相信,我们的数据可以为日益增多的此类文献添砖加瓦,若经过验证,则可在肿瘤仅在肝脏或以肝脏为主的 mCRC 一线治疗中为基于方向的 SIRT 患者选择策略提供支持。”

关于结肠直肠癌

结肠直肠癌是全球范围内诊断频率第四高的癌症,是癌症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每年夺去将近 70 万个生命。9 有一半以上的结肠直肠癌患者将被诊断为发生转移,最常见的是转移到肝脏。10、11 

使用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的 SIRT 是什么?

使用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的 SIRT 是获得批准的针对无法进行手术治疗的肝脏肿瘤的治疗方法。这种微创疗法将大剂量高能 β-辐射直接输送至肿瘤部位。介入放射科医生对患者进行 SIRT,通过导管将数百万放射性树脂微球(直径在 20–60 微米之间)注入为肿瘤供血的肝动脉。通过肿瘤供血,微球对肝脏肿瘤选择性施以辐射剂量(高达传统化疗的 40 倍),而不伤害健康组织。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已经在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欧盟(CE 标志)、瑞士、土耳其以及亚洲一些国家获得批准,用于治疗不可切除的肝脏肿瘤。在美国,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已获 FDA 的上市前批准 (PMA),并与 FUDR(氟尿苷)肝内动脉佐剂化疗 (IHAC) 一道被指定为针对不可切除的原发性结肠直肠癌症肝脏转移肿瘤的治疗方法。

关于 Sirtex

Sirtex Medical Limited (ASX: SRX) 是一家位于澳洲的全球性医疗企业,致力于提升癌症患者的治疗成果。我们目前的领先产品为肝癌标靶放射治疗药物,称为 SIR-Spheres Y-90 树脂微球体。我们已在全球 40 多个国家,超过 1060 家医疗中心,提供约 73,000 剂药剂治疗肝癌患者。详细信息,请访问:www.sirtex.com.

SIR-Spheres® 是 Sirtex SIR-Spheres Pty Ltd. 的注册商标。

参考:

  1. van Hazel G, Heinemann V, Sharma N et al. Impact of primary tumour location on 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receiving 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 and chemotherapy as first-line therapy. ESMO 19th World Congress on Gastrointestinal Cancer, Ann Oncol 2017; Abs. LBA-006.
  2. Petrelli F, Tomasello G, Borgonovo K et al. Prognostic survival associated with left-sided vs right-sided colon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Oncol 2017; 3: 211–9.
  3. Venook AP, Niedzwiecki D, Innocenti F et al. Impact of primary (1º) tumor location on overall survival (OS) and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 in patients (p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Analysis of CALGB/SWOG 80405 (Alliance). 2016 ASCO Annual Meeting; J Clin Oncol 2016; 34 (Suppl): Abs 3504.
  4. Medscape. Big Difference in Colorectal Cancer on Right vs Left Side. 2016 May 19;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63537. Last accessed June 2017.
  5. Van Cutsem E, Cervantes A, Adam R, et al. ESMO consensus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nn Oncol 2016; 27: 1386–1422.
  6.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Colon Cancer. Version 2.2017  www.nccn.org/professionals/physician_gls/PDF/colon.pdf. Last accessed June 2017.
  7. van Hazel GA, Heinemann V, Sharma NK et al. SIRFLOX: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comparing first-line mFOLFOX6 (plus or minus bevacizumab) versus mFOLFOX6 (plus or minus bevacizumab) plus selective internal radiation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J Clin Oncol 2016; 34: 1723–1731.
  8. Sharma RA, Wasan H, van Hazel G et al. Overall survival analysis of the FOXFIRE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ies of first-line selective internal radiotherapy (SIRT) in patients with liver metastases from colorectal cancer.  2017 ASCO Annual Meeting; J Clin Oncol 2017; 35 (Suppl): Abs 3507.
  9. GLOBOCAN 2012. Estimated cancer mortality,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worldwide, Available at http://globocan.iarc.fr/Default.aspx. Last accessed June 2017.
  10. Adam R, De Gramont A, Figueras J et al. The oncosurgery approach to managing liver metastases from colorectal cancer: a multidisciplinary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Oncologist 2012; 17: 1225–39.
  11. Van de Eynde M, Hendlisz A. Treatment of colorectal liver metastases: A review. Rev Rec Clin Trials 2009; 4: 56–62.

783-EUA-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