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 >

国产圆珠笔头的突破与担忧,给中国推广制造三大技术难题

2017-07-20 17:29 消息来源:每日中国

经济策第八期 中国制造

  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把发展智能制造作为主攻方向,推动中国制造向中高端迈进。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制造业提出的工作重点。2015年,“总理问笔”问出了中国制造的“尴尬”,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制造业正在攻克以往的多个技术难题,与此同时,品牌营销也为制造业提出新的挑战。

Wg2w-fychhvn8532223.jpg

  春风和煦,又到一年“两会”时。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对2017年的重点工作,《政府工作报告》陈述的范围,涉及“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业持续增收”等九大方面。

  “使命重在担当,实干铸就辉煌。”李克强总理说。

  在“两会时间”,新京报推出《经济策》专题。我们通过深入采访,呈现目前去产能、农业、资本市场等领域的现状。同时,我们还采访了多位两会代表,希望从代表们的回答中,寻找到解答问题的对策。

  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把发展智能制造作为主攻方向,推动中国制造向中高端迈进。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制造业提出的工作重点。

  今年开年,随着山西太钢集团和宁波贝发集团共同研发出达到国际标准的高端笔头,使得国产笔的生产制造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

  在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看来,高端笔头是“综合技术的集成和反映,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而好笔成功制造出来后,如何推广出去,则成为了当下“中国制造”新的挑战。

  历时四年“炼成”国产笔头

  “中国企业制造中低端笔的历史由来已久,材料、工艺、加工技术中国早就已经过关,但这些产品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耐磨,写了几百米后球珠就往外掉,漏珠漏墨。”谈及中国制笔业的现状,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如是表示。

  能生产飞机汽车,却生产不了小小笔头的“圆珠笔头之问”一度难倒了中国制造业。

  2011年,在科技部的组织下,贝发牵头承担“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项目计划——“笔头材料及其制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课题和“圆珠笔墨水关键技术开发与产业化”的中油墨水课题。

  “作为总牵头单位,贝发邀请了太钢和中科院沈阳所协同攻关,主要分工是:太钢和中科院沈阳所承担不锈钢笔头线材的研发,材料合格后,贝发再对材料进行切削、开发、生产,直至研制成符合条件的高端笔头。”邱智铭说。

  邱智铭表示,中国过去做不出高端笔头,首先是材料过不了关。而材料过关需要研发出好的工作母机,即机床。符合高精度切削要求的机床公差在5个μ,关键部位球珠体的尺寸精度要达到2个μ,也就是头发丝的三十分之一。同时,高精度的切削还需要保证连续大量生产,做上百万个质量稳定的笔头。

  2015年底,课题通过了科技部主持的验收。

  “制笔是综合技术的集成和反映,太钢与贝发之间就是‘好面粉’与‘好面包’的关系。”邱智铭说,高端笔头的突破,反映出中国制笔业此前的三大技术难点:耐磨、耐腐蚀、高精度切削。这三点是综合性的,不是单一问题。例如高端笔头的耐磨性要达到普通笔的3倍,而高精度切削技术在中国也是一个空白。

  不过,研发笔头的成本并不低。资料显示,科技部的笔头研发项目花费了6000万元经费。

  邱智铭介绍,虽然太钢已经能够批量生产材料,比日本和德国的生产成本低,但贝发还必须把前期研发的经费摊到材料上,这导致前期的成本并不低。

  知识产权重视程度不足影响制笔“内力”

  造出好笔,意味着中国掌握了技术方法,但在品牌营销上,中国制造的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设备已经实现了国产化,但是距离产业化和大批量生产仍然有着一个过程,有时客户依然会要求采用外国的材料。”贝发集团总裁办主任张雪莲在今年1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

  在邱智铭看来,如何让中国好笔从中低端市场中闯出来才是真正的问题。“便宜的笔一支只能挣几厘钱,而有价值的笔一支产品利润可以顶得上一台空调。”不过,圆珠笔市场小,利润低,知识产权重视程度不足,这导致该行业成长“内力”不足。

  浙江光华文化用品公司董事长丁樟荣在今年2月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公司过去曾研发出一款新笔,非常受市场欢迎。但一夜之间,40多家企业都开始生产一模一样的笔,这款新笔不久就被跟死了。

  新京报记者在淘宝上搜索看到,销售最好的“圆珠笔批发”产品价格为13.9元36支,已有1.9万人付款;而“G20峰会领导人用笔”产品是865元一支,只有2人付款。

  “好笔制造出来后,市场需求有多少,如何推广出去,才是现在必须攻克的难题。”邱智铭说。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圆珠笔